さようなら カキ氷

夏日与非夏日的神经中枢训令场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喉嚨還是不舒服

扁桃體發炎

從7月下旬開始一直到現在,每天醒來不是睡醒,而是喉嚨一直被卡著

我扁桃體一直有炎症,小學3年級的時候檢查出來是二級,現在不知道怎么樣了

保姆姐姐曾經不停叨念過,這孩子命不好,從小就是個病秧子

真的,如果把我拖到醫院能檢查出一大堆有的沒的毛病

所以我很抗拒醫院,抗拒任何形式的體檢

我不想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怎么樣了

就這么懵懵懂懂的我還至少能自我安慰

光是不時的胃痛已經把我折磨夠了,每次都會感覺糟糕自己沒明天了我遺書還沒寫(笑)

7歲那年全家人(如果可以叫家人的話)去青城山

找了一個道士給我算命。我抽了個下下簽,然後道士問我:“魚離開了水會怎么樣?”

我想都沒想說“會死”。

然後道士就跟我媽和保姆姐姐搖頭,很委婉得說了一大堆,大概意思就是說這孩子命不長

回來后保姆姐姐找了偏方,每天逼我喝一大杯醋,堅持了一個月。

不知道是不是靠了那些醋我才能活到現在。

姨媽家里還有一張當時算命完的照片,那時候我還是色及膝直發,從紐約買回來的一眼看過去就知道價錢不菲的白色連衣裙,聳拉著張苦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v=(要知道自己快死了誰會高興啊笨蛋

到現在我也常常會半夜驚醒,害怕自己什麽時候就沒氣了。

保姆姐姐還在的時候,我會爬過去躺進她的手腕里以求安寧,不過如今身旁只剩下另一張冰冷的枕頭。

我還是堅持睡大大的雙人床,偶爾也會渴望半夜醒來的時候還會再有個臂彎讓我安寧

难怪睡得那么不安稳 [你自己不也老醒]

2008.08.10 16:15 URL | o_o #- [ 編集 ]

=v=下次我把你打暈你就醒不了了,保證一睡到天亮=v=

2008.08.11 11:01 URL | Mi #- [ 編集 ]

= = ........... 這個你應該做不到。。。就單説體形上。。某人我的力量就比尼大

2008.08.11 15:08 URL | o_o #- [ 編集 ]

唔。。我可以借住杠桿原理= =+

2008.08.11 15:19 URL | Mi #-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rmi.blog99.fc2.com/tb.php/165-8421589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