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ようなら カキ氷

夏日与非夏日的神经中枢训令场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自從我離開miller的課后,每天早晨我就死臉皮耍一般地蹭到Jasani的英文課去當掛名助手

每次我批改考試和作業的時候,有個名字總是映入我的眼簾。她的名字是我覺得這輩子見過拼法最好看的,她的字也是我見過寫得最漂亮的。每天望著幾百張作業紙和試卷我爲了找到那么名字總滿懷希望。

歷史課,我們考試完後shawn發給我們別人的試卷批改,老師經常做的就是把其他班級或者自己班級的試卷打亂順序集體訂正。就此我覺得應該給老師扣工資。

當前桌遞給我那張試卷的時候,我頭頂“轟隆”一聲(別問怎么了)

面部寫照:meitu.gif

是我朝思暮想的名字阿TvT

端正的手寫體,乾淨的卷面,銷魂的名字,oh,就如法國貴婦人般的存在阿ffdh.jpg

佛祖阿告訴我這是不是緣分阿|||||千千萬萬張試卷我就拿到了這個名字的這是爲什麽阿|||||||

我開始想象,字寫這么好的人,一定有藝術細胞

如果有這么一天,我在某某某大學的走廊上操場上花壇邊或者池塘前再或者俗一點教室裡面,看到一張作業紙,頓時我仿佛被小紅的走馬燈劈了一刀,高中生活的氣息歷歷在目。我顫抖著拿著那張作業紙,不論它已經被水沾濕了螞蟻爬過還是被小黃小白啃過,我還是拿著它,因為上面有著那么銷魂的名字!

我感嘆了下,世界是多么小,還是我和這個名字的孽緣多么深,高中我們一直擦肩而過,但是到了大學我們還是在擦肩,擦得衣服都破了皮都掉了一層角質

我拿著那張紙回到了那個聽起來特俗氣的教室,我挑了階梯教室靠後的座位。上課鈴響起的前幾秒,一位有著法國貴婦氣質的雅典娜坐到了我旁邊。貴婦人椅子都還沒坐熱,我驚訝得發現她課本上的名字與那張可能被水沾濕了螞蟻爬過或者被小黃小白啃過的作業紙上的名字異曲同工!

我的表情寫照:meitu.gif

她可能看到了我驚恐的狀態,回頭對我莞爾一笑

就這樣,我開始了一段不知道該不該慶祝的人生


--------------------------------------------------

剛想到這裡,我傍邊的人拍拍我:“我拿了多少分阿?那訂正的是我的。”

表情寫照:ha.gif

最重要的是,她是一個墨西哥人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誰都不會注意到領口的小草莓 (-v-*)/////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怎么看怎么覺得事情應該是這樣的:

“哎喲喂混蛋早上忘記捆皮帶了這褲子老是往下掉 D6E632A073EB4035DFD9B52451BFB755.gif。。。。。”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rmi.blog99.fc2.com/tb.php/254-2b1d129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