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ようなら カキ氷

夏日与非夏日的神经中枢训令场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昨天晚上的夢只能用神奇來形容

part1是在旁觀一位電影導演的辛酸史,他在火車傍邊,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三節車廂。一節車廂就是一段過去。第一個車廂的女人年紀尚小,那時的他估計也是這樣,耗盡了精力后走到了第二節車廂。第二節車廂的女人耗盡了他的金錢。當他走到第三節車廂后,他不慎失足掉到鐵軌上,被火車壓死了。我驚醒過後抓起枕邊的筆記本記錄了下來。

入睡了又有了part2,是在和親愛的大白聊天,聊到有趣處我截圖放上了blog,然後驚奇的發現截圖上我msn的簽頭是♠X---XXXXXXXX。然後blog變成了我不曾用過的背景。應該說,本來就是別人的blog,我把日誌寫到那裡了。我問大白爲什麽我的簽頭會是那個名字,大白不解的問,你不就是她么?正當我在納悶爲什麽我會知道這的密碼或者爲什麽我的簽頭會變成這個名字的時候,名字的主人發消息過來,一大堆的話,大多是關於aph,如果我沒記錯很多是關於露中和米英,給我一種熟悉的幻覺,除了字體彩色得讓人眼花。我pgdn到最後,看到用色寫的“你就那麼想變成我?”,傍邊還有笑臉。然後我又驚醒了。眼睛不舒服。

再次試圖入睡后是part3。我剛下飛機,可能是回國,但是不知道是哪個省。下飛機后拖著行李沖到機場的蛋糕店(?)。非常漂亮的營業員。我買了蛋糕后走出店門碰到了接我的人。記不清面容但是可以感覺到,又是我自己。自己帶著自己走出機場,機場外面是遊樂園,還有馬戲團,然後又有兩個人來接我,不認識的臉但是感覺好親切。我們回到我自己的房子,木質的閣樓,然後我接到從美國打過來的電話,大概是說這裡非常冷。我一驚,吼出來“不要我要回去我不要在中國過冬好冷!我能不能夏天再回來學畫畫?!!”
然後又醒了。剛好中午,可以起來準備去上課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rmi.blog99.fc2.com/tb.php/281-a2fcbca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