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ようなら カキ氷

夏日与非夏日的神经中枢训令场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日子那?得過去,本應該積累的詞語越來越多,能?的也越來越多
不過現在看起來爲什?都?不出口了
本來有千萬句牢騷,有千萬句喜?,可是當手指觸碰到鍵盤的時候,腦子卻突然得轉不動了
像機器少了機油一樣,努力地轉,但只能發出“??”的摩擦聲
并不是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少了
12月中旬卻還有些許?暖的天氣,真有點讓人驚喜

似乎?件能讓我銘心的事都發生在冬天卻不冷的日子,不可思議。

五年前的聖誕我是這?過的:

天府廣場。 不知道什?時候興起的傳統,聖誕節左右三個?上,全市的年輕人都聚集在這裡,揮舞著塑膠棒,彩帶、飛雪噴罐,沒見一個人大家就沖上迎頭痛擊。人群裡,你可能在和你的朋友嘻斗追打,也可能在和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并肩合作。無論對方是誰都有著不可思議的默契。我和一群同學在哪裡把泡小的人打得縮回了學校,結果被幾個看起來乳臭未幹的小毛孩噴到了美術館前?起來。

四年前的聖誕節我依然去了,警車車鳴聲,嬉笑聲滿街迴蕩。偶爾廣場中心的噴泉嘩然而立,伴著周圍的霓虹也來助興。我和同伴走失了,於是一個人在仁和春天二樓的麥當勞觀望地上的人們。

三年前的冬至與平安夜相差了兩天,班上組織了?會。結果我因為含著棒棒糖看表演被班導叨念了。剛好?會前我弄丟了當時看來最珍惜的東西,散會後cindy陪著我去會展那裡的肯?基。我哭得慘痛,?不出一句話,而她就一個勁在一旁笑話我。當我送她上公車,我看見馬上尚未發動她已經掩面?流得不成人樣了。週一返校一章很長很長的文章躺在平時我用來傳紙條的本子里。

冬天還有一件?年無休的大事,燈會。青羊宮一年也就這?風度一次。燈會當然是看燈,各式傳統的燈盞。就展覽的質量暫且不提,能滿足小孩子和外國遊人也就達到主辦方的要求了。而我們則奔他的小吃而去。這在我看來是整個燈盞最吸引人的地方了。除了沒人穿浴袍,其盛況我一直覺得超越了廟會。三大炮,涼粉凉麵,炒螺螄,烤年糕,轉糖,白家粉,豆花,龍頭,鮮蔗汁,還有無數很妙的東西。遠遠就能聽見?喝聲,糯米?敲打在打銅鑼上,水燒開后的嘩啦嘩啦,鍋碗瓢盆的碰撞,不會吃辣的人的?舌聲以及能吃辣的人的吸鼻子聲,和長長的人群手上的燈籠,?次都那?亮晃晃地扎進雙眼。

愛上一個城市,首先你得愛上她的氣味。碾轉了無數地方,最終還是在她懷裡落了?。因為她是唯一個一直以她最完本的樣子展示給我,比起那些修整得華麗過頭的地方更是讓人流連。不管是麻辣燙刺鼻的蓉城,還是?窄巷子茶氣清香的蓉城。

愛上一個城市,她裡面必定有你愛的人。不管遭遇過什?樣的經?,一個人,它深愛的必定也是人。
關於群衆意識,其實很久前就很想談談這問題
其實所謂的“群衆意識”,不能?,阿,今天我們小明小暗小紅小?小花小草6個人出去逛逛街吃頓飯我們就群衆了,我們就小團體了,我們的行爲方針就指一処了
我不喜歡聚會,應該?很討厭湊熱鬧,更討厭和不認識的人湊熱鬧,但是我並不否認聚會,不管是今後的職業社交還是你爸媽拖你去相親,這個能力是必備的,特別相親對象還是一無是處的丑八怪。
而給自己歸圈子,划界限,大家一起沒頭腦,這才是我想?的狗屁意識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